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二)  

2009-08-18 15:5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二)(2009-08-09 08:56:13)

标签:杂谈 

    1961年底,导弹工程系副主任戴其萼向国防科委反映该系有四个专业的课程按五年制安排有困难。国防科委马上请五院院长钱学森研究这个问题。一直关心哈军工的钱学森院长马上找几位专家一起商讨,1962年1月17日他亲笔写信给国防科委,提出自己的意见。

    钱学森认为:保证质量是非常重要的,应该考虑在必要时延长学制,不能因五年学制的限制而降低质量的要求。

    关于火箭无线电控制系统专业,钱学森认为当初苏联专家提出的教学计划基本上是正确的,而哈军工教改后制定的计划恐怕不能达到要求。对无线电控制的总体设计人员的质量要求,非常重要,不能放松,必须从优秀青年中去选拔,但总体设计人员在整个研制人员中所占比

重却不大,培养多了会用不了,反而造成浪费。钱学森建议该专业仍按五年毕业安排,但每年在五年级学生中选拔少数优秀学生,开始火箭控制理论的最后七门课程学习,这一小部分人为六年毕业。

    钱学森在信的最后说: “总之,培养导弹技术的新一代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困难不会少;军事工程学院几年来成绩是很大的。但我们现在是总结经验的时候,千万不能因遇到一些困难而退下来,要冲上去!”

    国防科委很快就把钱学森的信转给哈军工,正在大力抓教学质量的院领导非常重视钱学森的意见,并从心里感谢钱学森再一次助学院一臂之力,在全党全民开展“反修”教育的时候,钱学森竟说“当初苏联专家提出的教学计划基本上是正确的”,哈军工敢说吗?钱学森说了,上边就没有脾气。知哈军工者,钱学森也!

    “要冲上去!” 钱学森这句亲切的鼓励令刘居英心情开朗,他立即指示导弹工程系研究钱学森的信,对全系各专业的学制问题拿出正确的意见来,要把学员的质量要求放到首要地位,哈军工在人才培养上绝不能搞花拳绣腿。

    20世纪60年代初,在中央军委的主要领导同志中,经常给哈军工下达具体指示的是罗瑞卿总参谋长。

    1962年2月份,罗瑞卿指示哈军工撤销驻京联络处。学院反复研究,最后表示“决心坚决执行贯彻”罗总长的指示,在留下照顾傅涯家庭生活的管理员和炊事员各一人之后,所有联络处人员于5月上旬回到学院。

    以许鸣真为主任的哈军工驻京联络处,在保持学院与国务院、中央军委及全军各总部、各军兵种的密切联系,高效快速完成学院的各项工作方面,做出很大的贡献。哈军工远离北京,与中央各部门联系十分不方便,这是哈军工命中注定的一大地理劣势,当年陈赓决定在北京设联络处,为此毅然割出自己家的前院,又办公又当招待所,他知人善任,挑选许鸣真这位大将之才独当一面,常住京华,陈赓是十分有远见的。1954 年,许鸣真亲笔向院党委写了一份长篇工作总结,其中说,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光是接待来往人员就高达2089人,联络处任务之重,可见一斑。事实证明,哈军工有相当一部分工作,是要常年有人在北京办理的,例如全院一年下厂实习的就约有5500人次,所有下厂实习计划都须经过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审查、平衡后才批准,那些工厂都是军工厂,政治审查很严格,即使进了厂也常有问题,如某一个车间让不让进,某项新技术让不让接触,某种资料准不准看,仍需在北京补办手续。在解决学生学习的一系列问题上,需专人整年在北京各个大机关中奔波。再加上每年的两万册的教材、图书的购进和运输、国内外订货、装备器材的请领和非标专用设备的加工,临时布置这些工作的会议几乎天天都有,也需要专人常年蹲在北京。

    在60 年代的中国,大城市之间的长途电话常常喊破了嗓子也听不清,而写信又太慢。像哈军工这样集中了中国最尖端的军事科技的大单位,一下子砍断了它在北京的神经末梢,对哈军工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撤销北京联络处实属短视之举。尽管学院领导心里很不愿意,但

没有办法,陈赓院长驾鹤西去之后,谁都敢管一管哈军工。

    1962年年底,刘居英赴京参加军委办公会议, 12月12日,罗瑞卿在三座门专门听取汇报,对哈军工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

    刘居英汇报到学院调整教师的职务,给当年“拔青苗”的400多名见习助教办了转正手续时,罗瑞卿说:“没有毕业就提起来当助教,这条路究竟是正确的还是不正确的?开不出饭是个问题,用这样的厨师恐怕连材料也给糟蹋了。”

    刘居英汇报学院为克服困难抓生活,办农场的情况,罗瑞卿说:“哈工大是怎么办的?生活问题主要是你们的管理问题,建国以前,哈尔滨吃多少青菜?主要是土豆、萝卜,营养价值高,又容易保管,听说用火车从广州往哈尔滨运豆角,造成运输紧张。”

    刘居英汇报了学院执行知识分子政策的情况,提到有人说“劳动人民知识分子这个提法不够确切,缺乏阶级分析”时,罗瑞卿加重语气说道:“知识分子政策不要再搞乱。我听说列宁就讲过劳动人民知识分子。总理在人大会议上也是这样讲的,少奇同志在宪法草案的报告上

也是这个提法。如果要改变,由中央决定,在中央没有改变之前,要以总理的报告为准。知识分子是个阶层,无产阶级知识分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是少数,大量是中间状态的。中央宣传工作会议的风不能乱传,不能随便哪个人一讲话,就到处乱传。总理在人大的报告,是中央领导同志集体创作,宣传工作会议不能改变中央的决定。”

    罗瑞卿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学校要有正风,即中央、军委的风,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你们就是喜欢打听消息,听到一点风声就往下贯,不仅是无效劳动,而且是有害劳动。‘闻风而动’是贯彻中央、军委的风,不是马路上听到一点风声就动,而且它的对立面是‘雷打

不动’,所以首先要把风搞清楚。”

    刘居英汇报了1962年夏的招生工作和随后“泻大肚子”的问题。

    罗瑞卿说:“我的主张是不照顾的。要承认考试成绩会有偶然性,但总要有个制度。至于这个制度、方法要不要修改,那是另外的问题。总之要有个制度,按制度办事。所有军工录取的学员,都要符合规定的政治条件,具备这个条件后就要看考试成绩。今年看,只凭一次考试不行,还要看平时成绩,这要和教育部商量。吴冷西写信给我,我说服了他。小平同志的女儿考师大附中,只差半分,人家就是不录取。今年就要这样机械,错了我首先检讨,因为是我要坚持。另外,你们反映民政部也要实事求是。关于淘汰制度,我看不能一包到底。高级干部子弟要退学,事先要打招呼,也要一视同仁。老百姓的孩子也要打招呼。”

    刘居英汇报结束,稍事休息后,罗瑞卿把本子一合,目光炯炯地环顾参加听汇报的总参有关部门领导,最后又把目光落到低头准备做记录的刘居英身上,以厚重的川音说道:“听了汇报,军事工程学院的问题还没有全部解决,请科委主持,总政派人参加,约上谢有法同志,把学院的问题切实研究一下,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报军委办公会议。重要的是方针、思想问题,还有个内部团结问题。刘居英同志精明强干,但旗帜不鲜明,是不是有顾虑啊?有些问题应该在这里讲清楚,开门见山摆出来。学院在方针、思想、认识上是不是一条心,是不是团结的?问题是不是摆出来了?

    对过去的缺点错误也要实事求是,要引导同志们向前看,不要向后看。该平反的要平反,你们甄别了那么多人,是否也受翻案风的影响?一切缺点错误,不要往‘大跃进’身上推,要分清界限。

    ‘四个第一’在军工是否适用?‘四好’、‘五好’要按照具体情况,政治第一,但时间上不要搬部队的一套,内容不要太多,什么连队管理教育条例,人民公社60条,不要学那么久。‘四个第一’是普遍真理。教育与政治也是个红专问题,觉悟高了,对教好、学好有决定作用

。政治因素是战斗力的主要因素,就这个意义说,政治对教育起决定作用。政治为教学服务这个提法,请总政研究一下。当然这不等于说要用那么多时间搞政治。政治第一,但从时间上,军事训练占用的最多。海军提了个‘四好’为纲,以军事训练为重点,结果变成了纯军事观点。至于学员队的支部工作,是按连队的办法,还是按《高教60条》的办法,你们可以研究一下。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不能按军队的办法。

总之,我们提倡‘又红又专’。红是政治挂帅,真正的红,就专得好。红和专不是对立的,聂总的报告已经讲了,如果作片面了解,又偏到另一边去,也不对。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二)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60年11月,罗瑞卿总长视察哈军工(右起:杨勇、刘亚楼、陈锡联、罗瑞卿)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