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一)  

2009-08-18 15:4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一)(2009-08-08 11:26:52)

标签:杂谈 

第五十八章

 

全面指导  罗瑞卿详谈军工问题

牵肠挂肚  四元帅齐说办学之道

 

 

    大调整之年,哈军工的各种机构和人事的变动错综复杂,笔者难以一下讲得清楚。

    1962年初最大的变动发生在海军工程系和空军工程系。继1960年哈军工四个常规系分建搬迁之后,中央军委又下达新的指示,决定把海军工程系的五个专业,即海军炮、舰炮指挥仪、鱼雷、水雷和舰船消磁,合并到海军工程学院;把空军工程系的气象和机场建筑两个专业合并到西安空军工程学院。

    海军抓得紧,海军工程学院副政委石峰早早就来到哈军工,与代表学院的李焕和黄景文办理移交手续,五个专业的干部、教员、学员和器材、教材、图书资料,全部移交海军工程学院,为了支援海工,哈军工印刷厂提前印好下个学期的新教材,以保证海工开课时有书可用。

   2月上旬,250多名身穿蓝色海军冬装的哈军工人顶风冒雪,发走器材、资料之后,挥手告别母校和送行的院系领导,乘车南下,奔赴海滨城市大连,后来这一大批哈军工人又随海军工程学院南迁武汉,为海军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空军对哈军工两个专业的移交似乎不太着急,一直拖到1964年10月,100余名哈军工的教员和干部才西迁西安,加入空军工程学院的队伍,建起两个独具特色的系。“文革”中史无前例的院校大破坏,哈军工气象专业的幸存教员又调到南京空军气象学校,后来发展为空军气象学院。

    哈军工每一次“原子核裂变”,都为全军兄弟院校的大发展送去了人才和物资,哈军工默默地、源源不断地为我军现代化建设奉献出自己的光和热。

    春寒料峭的3月,哈军工的著名女教授刘恩兰要离开海军工程系了。老太太在哈军工辛勤工作了九个年头,口碑极佳,无论学问还是人品,都深受人们的敬佩。这位身材瘦小的大学者,带着齐鲁大地女性的刚强和执著的秉性,在教育和科研事业中蹒跚而行,年轻时遭遇的那

次严重的车祸,损坏了她的健康,使她一辈子过着孤独多病的独身生活。自进入哈军工以后,可爱的学员们给她带来了欢乐,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培养中国第一代海道测量专业人才的事业里。她生活简朴,衣着朴素,不挑饮食,甚至有点不会照顾自己,到医院看病时,医生们不认识这位国际知名的地学女博士,常常把她当成小红楼区哪位首长家里的老保姆了。

    1961年春,中央军委决定海道测量专业停办,这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她本想长期在哈军工工作下去。上级拟安排她去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工作,她提出了异议。是年12月23日,正在青岛带学生实习的刘恩兰,给系领导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海洋水文气象是一门新起的综合性的学科,尚有待浇水施肥,本身的发育就是个问题,搞的人少,认识又不统一,所以困难较多。我既然开始了该学科的工作,可以跟着专业成长而边做边学,不是很好吗?地质学在我国有雄厚的基础,人强马壮,何必让我改行去搞地质?我与地质脱离已久,让我研究‘西北干旱地区水文地质和喀斯特地形’的目的是什么,不明确。从海军突然转到沙漠,思想上一时转不过弯来,方向模糊,无所依从,心中无底,感到空洞。这些看法可能都是由于不了解上级的意图的结果。在战斗中虽然不懂命令的意义,也应该坚决执行,我应立即去北京,接受命令,开始新的征途。相信党就有力量,有人年在70,才开始学医,我年尚不及60,如果需要改行,应当坚决配合,需要有勇气向新的业务进攻。”

    这封信是笔者苦苦寻觅到的刘恩兰生前留下来的惟一一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她当时的两难心情。一方面,她热爱大海,她以一个杰出科学家的智慧和敏锐的目光,预见到海洋水文气象学科的重要性,果然在十几年以后,海洋与大气界面的研究成了国际上热门的大学科,刘恩兰应该是中国这一新兴学科的开先河者;然而另一方面,她是哈军工的教授,在这座革命的大熔炉中,她在院系领导的帮助下,多年来努力改造自己,从对党认识不深到自觉地听党的话,服从革命的需要,习惯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正是哈军工办学成功的一条重要标志。这位可尊敬的哈军工老教授,始终以一名军人来严格要求自己,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哈军工了解刘恩兰。当年“肃反”运动,有人怀疑刘恩兰是西方国家的“间谍”,刘居英听说了,斥责道:“胡说八道!刘恩兰教授在国外是反法西斯的,她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于是,刘恩兰安然无恙。 

    这一次海道测量专业停办后,院党委本来想把她留在学院里,出任教务部副部长之职,后来尊重她的意愿,与国防科委和海军多次协商,最后把她调到海军海道保障部作研究员,刘恩兰对此安排比较满意。

    刘老太依然是一身蓝色旧布衣,埋头做学问。有一次,周总理召见她,她只身来到新华门的国务院正门,卫兵以为这个农村老太太脑袋有毛病,哄她快走,刘恩兰也不多解释,回头就走,幸好总理的秘书及时打来电话,吓得卫兵赶快追赶,这才把倔老太太请进中南海。

    “文化大革命”中,刘恩兰自然逃不脱受冲击的劫难,被打成“反革命”,时任海军政治部主任的刘居英闻讯后,伸以援手,把刘恩兰调到海军,为她平反,又重新安排到国家海洋局工作。

    刘恩兰深深感谢哈军工的首长和学生们,因为哈军工人给了她信任和尊重,友谊和温暖,此乃后话。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八章 (一)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刘恩兰教授(前左3)和她的学生们

 

    作为全军第一高等科技学府,在当时的政治大环境下,哈军工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在惊涛骇浪中曲折前进,后来的办学者恐怕很难体会到当年哈军工掌舵人所经受的种种艰辛。哈军工所肩负的任务实在是太重要了,因而,她的一举一动都要牵动着中央军委各总部和国防科委的神经中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