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悼念张良起校长  

2009-08-16 21:1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痛悼念张良起校长(2009-07-11 16:27:36)

标签:杂谈 

    惊闻张良起校长仙逝,不胜悲痛!特发《哈军工传》第八十五章中部分内容,表达我对敬爱的张校长的悼念之情。

 

 

                          沉痛悼念张良起校长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84年1月,张良起出任国防科技大学第二任校长。张良起是哈军工的老教师,是位温文尔雅、稳重厚道的学者,和开朗活泼的汪浩比,他的性格偏于内向,所以不少人对张良起的身世不甚了了。

    张良起祖籍浙江省湖州,1923年7月生于上海,父亲是位勤恳执教的中学教师,对张良起的学业自然管得很严。张良起自幼苦读,功课甚好,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毕业后,顺利考入交通大学。时值抗战,交大在上海一小块“孤岛”上苦苦支撑,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后,日伪占据交大,刚念了一年大学的张良起愤然离校,辗转到了重庆,重入内迁的交大读书。抗战胜利后,张良起随学校回到上海,于1946年夏毕业。年轻的张良起先在上海电话公司干了一年,他不能忍受外国人的飞扬跋扈,宁肯去当中学教师。1948年,张良起应聘进交大任教,和曹鹤荪等老师们迎来了解放大军。

    上海刚解放不久,张良起就被海军借调当教员,他是学电子通讯专业的,到南京下关为防空部队培养雷达兵,那时候,华东军区军事科学研究室的教授们常到张良起的军校里做试验,于是,张良起和马明德、周祖同、朱正等教授们很熟稔,经常在长江边上看他们做遥控船的试验。

    1952年秋,张良起回到交大,一位英武的军人态度谦和地找他谈话,那人就是黄景文。原来,马明德和周祖同没忘记张良起,他们一致推荐张良起到哈军工来。本来就熟悉军校的张良起和黄景文很投缘,虽然担心自己到北方工作后可能身体不适应,最终他还是坚决服从组织调动。

    12月8日,张良起和刘景伊、陈涵奎三人上了火车,在车上遇到曾石虞、龚家鹿。车到天津,任新民早已站在月台上了。两天后,任新民又送上来一位新伙伴朱起鹤,他小张良起一岁,两个年轻人很快成为好朋友。

    1953年7月1日,陈赓院长召开老教师座谈会,为大家讲党课,先让大家谈谈对党的认识,孙本旺和胡振渭发言之后,平日寡言的张良起也跟着讲了一段话,除了表达对党的拥护,年轻的讲师还提了一条批评意见,他认为现在报纸有浮夸性的新闻报导。陈赓静静地听完张良起的发言,两眼闪闪发亮。第二天,王序卿来找张良起,说陈院长要找他谈话,张良起一脸惊诧,去年底刚来学院时,陈院长在马迭尔旅馆请老教师吃饭,那次大家被陈院长逗得嘻嘻哈哈的,他还没有机会正式与陈院长说过话呢。

    现在张良起面对面坐在陈赓的面前,多少有点局促。陈赓微笑着问长问短,最后说:“你昨天的发言很好嘛,敢于提出批评意见,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想法吗?”

    张良起摇头说:“没有啦,我相信这种现象会改正的。”

    “对!”陈赓高兴地站起来,一边踱步一边说,“共产党知道自己什么地方错了,一定会改正的。”

    那个时候,有个别老教师背后发牢骚,有的闹着调走,连课也不想上。陈赓有意识地找年轻的教师谈话,张良起的坦率正直,很令陈赓喜欢。

    “你还没入党吧?要积极争取加入到党的队伍中来。”陈赓笑眯眯地注视着张良起,“你刚30岁,年轻噢!要多作老教授的思想工作,千万不要与他们一起发牢骚。”

    陈赓这次谈话,使张良起深深感觉到党对自己的关怀和期望。

    张良起一直在电工教授会任教,是李宓教授的好助手,1957年空军工程系筹建七科时,他才被调离基础课,后来知道,又是马明德、周祖同等老教授点的名,张良起工作的认真踏实,为人的实实在在,在老教师中出了名,1955年,他和顾懋祥是第一批晋升副教授的教员,1962年晋升为正教授,应该说张良起是哈军工自己培养的第一批专家。

    “文革”的时候,身为导弹工程系副主任的张良起逃不脱“反动学术权威”的“尊号”,1970年春天,南迁令下的时候,他还处于半“解放”的状态,奉命给家具等物编号建账,始终没有人通知他走还是不走。张良起默默干活,决不多问。过了很长时间,系里的头头们才想起张良起,对他说:“你怎么不动弹啊?快回家准备,让你去长沙呀!”

    来到长沙后,张良起任自动控制系系主任,作为著名的控制论专家,他一如既往埋头做学问,在自动控制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园地辛勤耕耘,领导部下们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两足步行机器人,填补了中国机器人研制技术的空白。张良起淡泊名利,谦虚谨慎,诚厚待人,口碑极佳,是受学生敬重的老教授之一,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承担全校的领导工作,然而众望所归,张衍就选定了张良起接班。

    批了多年“教授治校”,国防科大新班子可真正是教授治校了,哈军工一手培养的教授专家:张良起、汪浩、陈启智三人担起领导国防科大的重任。

    新班子上任伊始,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在前届班子的基础上,继续完成以学科设系、设专业的进程;二是实现“从一个中心到两个中心”的转化。而这两件大事都要追溯到钱学森对国防科大的多年关怀和指导上。

    自1978年6月23日钱学森代表国防科委来长沙宣布成立国防科大那次算起,到1981年3月26日钱学森再来国防科大检查工作为止,他先后五次亲临国防科大,特别是最后这一次,他一来就是18天,在张衍的陪同下,他详细了解教学科研、专业建设、实验室建设和校舍建设,调查研究学生的培养质量、学位制和教材等情况。他还深入到几个系的学员班听课,上课前向同学们询问学习情况,让同学读一段外语给他听;教员进来,他随着口令起立,向教员致敬,然后和同学们一起认真听讲,有时还做笔记。课间休息时,同学们围着他,提出一连串问题,钱老都一一作答,有个学生问外国人的智力如何,钱老说:“外国人并不比中国人强。”

    钱老对国防科大的教学和科研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1978年6月,他在谈到国防科大教学和科研的七大方向时说:“研究就要研究尖端技术,这样教学工作就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发展尖端科学技术,首先是加强基础和专业基础,否则跟不上科技发展,这是经验证明了的。但不能丢掉‘工’,因为搞工程技术是我们最后的目的。教师既讲课,也要做研究工作,如果你达到这一点,就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为哈军工—国防科大的发展倾注心血,是钱学森光辉生涯中的一大闪光点。

    在钱老的建议下,张衍领导的临时党委开始酝酿改变哈军工时期按军兵种设系,按兵器装备设专业的做法,提出“按学科设系,理工结合,加强基础,落实到工”的办学原则。

    1984年4月,国防科大校园里春意盎然,新任领导张良起和汪浩带着一股改革的锐气,主持扩大的工作会议。前不久,校党委向全校公布了1984年的工作要点,指出“1984年是学校继往开来,稳步发展,开拓前进的一年”,全校人员积极响应新任领导的号召,精神面貌愈加振奋。这次会议以传达贯彻国防科工委召开的17所院校校长和党委书记座谈会精神为前导,着重研究国防科大如何贯彻改革精神,开创学校工作新局面的问题。

    张良起向刚从上海考察回来的曹鹤荪欠身说道:“曹老,请您把考察上海交大的情况介绍下吧?”

    曹鹤荪笑盈盈地说:“好的,我这次去上海考察兄弟院校改革、创新的经验,收获不小。在我的母校上海交大,人家告诉我,交大办学经验,可用九个字来概括,叫做‘门槛高、要求严、基础厚’……”

    大家对交大的经验以及北京、西安、武汉等有关兄弟院校的新经验深表赞同。

    这次会议认为,国防科大的改革要从管理抓起,建立和完善岗位责任制和考核制度,为教学、科研和创办第一流大学创造各种软、硬件环境。

    从5月到9月,张良起、汪浩和陈启智分头带领专业调查组到各个系进行为期5个月的调查研究,对全校专业再进行调整,最终确定国防科大建立9个系,25个本科生专业,并设立研究生院。经上级批准,这9个系依次是:航天技术系;应用物理系;自动控制系;电子技术系;材料科学与应用化学系;电子计算机系;系统工程与数学系;精密机械与仪器系;科技外语与干部进修系。

    至此,国防科大基本上完成了按学科设系和专业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