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七章 (三)  

2009-07-03 16:4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8年的教育“大跃进”,与席卷全国的勤工俭学运动的同时,还兴起了一股群众办学之风,不仅自办小学、中学而且自办大学,例如河南省登封县在县委的号召下,仅仅两天,全县就办起44所“红专大学”。这种不伦不类的“大学”,竟被新闻媒介称为“普及大学教育的一条新途径”,有很多省份已经决定,一定要在中央所号召的15年内普及大学教育。这无疑是和农业“高产卫星”一样的高唱入云的神话,却冲得中央主管教育的领导们头脑发热。那些正规大学的书记和校长们还敢安于现状,保守观望吗?于是扩大招生规模,争办“万人大学”,成为全国高校“大跃进”的必然趋势。

   1959年,在中央召开的教育工作会议上,针对全国中学发展很快,而大学招生人数太少因而形成大“金字塔”的问题,许多大学校长提出要扩大招生,这个说要扩招两千人,那个就要扩招五千人;这个说学校的在校生要达到1万人,那个就说要达到1.5万人。讲大话的时代嘛,吹牛又不上税。主持会议的杨秀峰是个老实人,他不赞成这种攀比喊价犹如拍卖行的风气,就请陆定一来讲讲话。

   陆定一一锤定音:“我叫陆定一,定一,定一,就定在一万吧,所有大学,学生不能超过一万人。”与会的大学校长们大都同意陆定一的意见。

   出席会议的刘居英倒是个态度消极的“观潮派”,他在心里盘算着,学院现在的学生已经达到五千人了,和教员职工、干部总和之比接近一比一,如果学生人数再翻一番,那么还要招教员,这么多人住的、吃的,怎么办?光说冬天这个取暖煤吧……刘居英冷眼旁观,坚持不表态。

   1960年初,在罗瑞卿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各军兵种干部部门领导纷纷提出“跃进计划”,要求大量增加军事工程师,以实现军队现代化。各方意见综合起来,要求军事工程学院在三年内向各军兵种输送五万工程师,这个“跃进计划”把参加会议的刘居英吓了一跳,他据理力争,不同意这个超出学院能力的要求,经过反复争论,罗瑞卿拍了板,确定军工学院要把在校学生增至万人。在这一背景下,哈军工的招生被“逼上梁山”。

   1960年夏天,哈军工招生2909名;1961年夏天,又招生2240名。不仅数量上超过往年招生数两倍,而且把关不严,有的学生虽然成绩不好,但由于是“跃进标兵”,也被保送进了哈军工。有位女民兵连长叫孙金兰,共产党员,参加过1960年全国民兵代表大会,见过毛主席,获得中央颁发的一支半自动步枪,是个优秀的女青年,虽然学习成绩不行,哈军工招生组还是把她录取了。农村来的“养猪模范”,“生产能手”,也满怀豪情地走进哈军工。

   1958年和1959年两年,还从部队和工农速成中学招收了一批初中和高中尚未毕业的学员,于是,哈军工就有了一大批学习上的“困难户”。尽管从1961年开始增加了教学时间,恢复了被盲目砍掉的课程内容,加强辅导学习吃力的学员;尽管许多学员起早贪黑,拼命用功,仍然改变不了学习上的被动局面。

   1961年底的期末考试,由于考题的难度和评分的严格程度均超过“大跃进”时代,全院各系考试成绩普遍下降,优秀成绩减少15%,不及格的人数增加了7%

   哈军工全面提高教学质量的计划受到严重的阻碍。怎么办?院领导感到苦恼和棘手。

   教育不比其他行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循序渐进是教育的规律,想一步登天只能出“废品”。对“大跃进”时代形成的“大肚子”,不下猛药,是没有办法消除的。

   钟赤兵的检查组,专门与院领导研究过“大肚子”的问题,检查组的态度挺明确:“大肚子”的问题要处理,越往上长,教学、实验等问题都来了,困难会越大,要正常进行教学,适当保证质量,就要处理一批,一是考试不合格的,一是一部分学习吃力的经过动员自愿下来的。

   看来学院领导只有用考试这个“一刀切”的办法了。6月中,教务部奉命召集各基础和专业教研室领导开会,布置期末考试的出题原则,根据院里的指示,原则的核心是一句话:中等水平的学员,经过努力,方能及格。

   那是哈军工建院以来,最为紧张而且带点惶恐气氛的期末考试。学员们愁眉不展,不少人伤心落泪。学员食堂以最好的伙食为学员打气,然而心事沉重的学员们哪有心情和食欲?吃饭的人数锐减,好菜好饭剩了满桌子。

   学院各级领导也把心提到嗓子眼儿,考试最后一天的统计数字报到院办,刘居英和谢有法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全院参加期末考试和考查的6270名学员中,一门以上课程不及格者多达3040名,占参加考试、考查学员总数的一半以上。

   院领导紧急召开会议,除了吃饭睡觉,整整两天不出屋,这么多不及格的,怎么处理呢?和1958年春匆匆把数百学员下放到北大荒相比,院领导对处理成绩差的学员问题甚为慎重。

   “一门不及格的是1491名,两门不及格的是846名,三门不及格的是478名,四门不及格的是219名。”刘居英一脸愁容,把这几个数字记得烂熟,他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令人难堪的局面,他向参加会议的部、系领导们无奈地说:“赶快安排补考吧,看来今年暑假我们得把修江堤改成给学员们补习了。”

   这个炎夏的假期跟平日上课差不多,几乎有一半的学员留下来复习功课,准备补考。各个系大楼人来人往,夜里灯火通明,各教研室组织了辅导答疑,数学教研室的教员最忙,全体出动,为留校的一年级、二年级学员补课,重点讲解微积分。

   8月底和9月初,全院举行了两次补考,219名四门不及格的学员绝望地等待处理,因为他们没有资格参加补考。其余参加补考的2815名学员中,有一半多过关,仍还有1356名学员一门以上不及格,这个数字也够庞大的了!

   有的学员把这个暑假称为“万户萧疏鬼唱歌”,个别补考完回家度假的学员心里惴惴然,让留在学校的同学来信通报补考成绩,有一个学员收到来信,同学告诉他的数学分数是一道定积分题,他一算,天哪,等于2,数学又没及格!同学是想为他保密,他看着这个幽默的分数直想哭。

   院党委连开四次会,专门研究哈军工建院以来第一次遇到的特殊问题,那个时候,人们还不敢公开抱怨“大跃进”的不是,只好笼统说是“学院过去几年教学工作缺点的总暴露”。

   根据中央军委首长的指示和《军事工程学院教学工作暂行条例》的规定,最后决定了三条原则:

   一、处理学员升留级要从严,处理学员退学要慎重;二、对低年级处理从严些,对高年级处理从宽些;三、对部队学员、工农速成中学生和党团员骨干学员,处理时予以适当照顾。

   经国防科委批准后,学院决定让877名学员留级,79名学员留级试读,17名学员跟班旁听,作退学处理的一减再减,最后定下为144名,其中不少人是在动员之后知难而退,自动要求退学的。

  为了妥善安排退学学员,学院在7月中旬又写报告向总政治部请示,提出尽力把退学的学员介绍到相应的兵种当兵,报告说:“这些学员已经是现役军人,政治条件较好,而且年轻,热情高,又有文化程度,到部队服役还是合适的。”“另外,我院绝密专业中也不断有因文化础差而中途退学的学员,对他们不宜向军外处理,总政保卫部多次这样要求我们。”院领导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