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五十六章 (三)  

2009-06-21 10:0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周恩来回到北京。广州会议上的强烈反响,进一步坚定了他对知识分子问题的认识,尽管党内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尚有分歧,柯庆施就不准上海传达陈毅在广州的讲话,但周恩来仍坚持把为知识分子“脱帽加冕”的精神写进3月底召开的全国人大二届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广州会议之后,中国共产党和知识分子的关系得到全面改善,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普遍高涨,中国的知识分子迎来了又一个美好的春天。

   4月初的北国,尽管春寒料峭,但积雪在静悄悄地融化,文庙街两侧的小树林里露出黑油油的沃土,那下面的小草正悄无声息但却顽强地向上伸展着叶尖。

   这几天,张衍和总政治部通了几次电话,关于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在广州会议上的讲话以及聂荣臻副总理在这次会议上的总结,总政治部正在整理并形成文件,但要等些日子才能发下来,刘居英和谢有法已经等不下去了,希望早点在学院里传达,他们建议张衍到省里找找看。张衍恍然大悟,忙去省里找人,果然大有收获,他借到一份广州会议的记录稿。

   41213日的两个下午,哈军工向全院助教以上的教学干部和校级以上的党政干部2000余人,传达了周总理和陈毅、聂荣臻两位副总理在广州会议上的讲话,接着又分成五批,在全院学员、机关干部和工厂部分技术工人中作了传达,并层层组织座谈会,开展全院大讨论。哈军工领导集体以空前的魄力和紧迫感,坚决而彻底地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

   当人们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时,哈军工的知识分子们感到周身的热血一下子沸腾起来了。

   从反“右”以后就惴栗不安的老教授们听罢传达,多年来凄苦的面孔绽开了笑容,中青年教员们则开怀欢笑,喜形于色,在刘居英和张衍的记忆中,只有六年前传达周总理在全国知识分子大会上的讲话时才出现过这种全院欢天喜地的景象。

   各个单位的座谈讨论会开得异常活跃,在发扬民主的氛围下,大家真正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表达自己对总理和两位副总理讲话的认识和感激之情。

   最热烈的讨论话题自然是关于摘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帽子和明确知识分子是国家三鼎足之一的问题。这是最让知识分子感到心情舒畅,备受鼓舞的大问题。

   接连听了两次传达报告的赵国华教授乐颠颠地去找系主任,郑重表示一定要放下思想包袱,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青年一代。

   性格内向、脾气古怪的吴鸿钧副教授,平时很少与别人打交道,他常恶作剧地把自己的名字后面缀个“太郎”、“诺夫”之类,以寻开心。这次却在讨论会上一吐心声:“多年来戴着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心里苦闷不好受,干什么都没有劲头,觉得差不多就行了,现在

党为我们摘掉了资产阶级的帽子,我们成为国家的主人,就得努力工作,报答国家。”他对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用谈家常的口气和知识分子谈话,感慨很多,他建议系领导注意工作方法:“大报告可以解决一些共性问题,对个性问题不好解决,解决知识分子的个性问题最好多促膝谈心。”

   年轻教员们也纷纷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海军工程系助教尚法尊说:“自己出身贫苦,一直在党的教育下成长,可大学毕业了居然成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思想上想不通。现在党对知识分子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成了国家的‘三条腿’之一,只有努力工作,搞好教学才不

辜负党的期望。”

   性格倔强敢讲话的老教授岳劼毅则瞪着眼睛说:“我从来就不承认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以我认为党现在称知识分子是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是一种政治退赔。”

   传达广州会议的精神对机关干部们的思想是一次冲击,哈军工有个别思想上习惯宁“左”毋右的科、处级干部,一有运动就手发痒,喜欢整人,知识分子对他们敬而远之。困难时期,哈军工对知识分子的生活有些特殊照顾,这些人很反感,散布什么老教师享受“三斤豆子三斤糖,每周电影有专场”。这次大讨论,这些同志程度不同地检查了自己过去对知识分子的错误认识。

   关于民主集中制的问题也是讨论中的热门话题。空军工程系华光时副教授说:“总理和陈毅、聂荣臻两位副总理做出了表率,他们对知识分子了解很深透,处处注意发扬民主,不当面批评科学家,所以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

   许多教员直截了当地批评了学院前几年发扬民主不够的缺点,他们说:“发扬民主就要平等待人,过去存在的问题,就是不允许人家发表不同的意见。”“过去找领导谈话,一有话把儿就被对方抓住,就会给你一大棒子,不谈吧又说你思想不开展,不要求进步,这又是给你一个小棒子,所以总是感到思想负担很重……”

   从学习刘少奇的报告到周总理、陈毅、聂荣臻副总理的报告,1962年早春这场全院规模的大学习、大讨论,应该说是一场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政治活动,是几年来哈军工发扬民主最好的一次。一年来,哈军工领导集体下大气力批判宁“左”毋右的思潮,坚决贯彻“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不戴帽子”的“三不政策”。在干部轮训班上,谢有法和张衍对学院几年来的错误和缺点多次做了诚恳的检查,向过去被过火批判和错斗的有关人员赔礼道歉,使有气的人消了气,人们也对院领导的坦诚情怀给予理解。一个生动活泼、心情舒畅的政治局面降临在哈军工大院里,连空气都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新气息。

   (《关于贯彻执行知识分子政策的调查报告》,1962112日。)

   (《扩大的院党委会议纪要》,196275日。)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