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三章 (三)  

2009-05-11 07:2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1429,系里召开两天党员大会,中心议题是讨论分建和搬家问题,薛克忠代表系党委提出“416句话”:

1奋发图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院。

2照顾全局、服从整体、走好建好、团结第一。

3全心全意、服从组织、任劳任怨、以身作则。

4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深入实际、联系群众。

   这何止是对搬迁工作的要求,完全是一个共产党人的行为准则。

   薛克忠主任做了动员之后,又请谢有法讲话。谢有法调侃道:“我们过去说‘二老’办院,现在四个系一走,只剩下空军、海军两个老’系,这又是‘二老’办院了,这‘二老’也不完全,还要分走几个科。哈军工的七兄弟走了四兄弟,我们是照顾大局,团结分家,今后还要互相帮助、密切联系。全军高等工程技术院校就这么几个兄弟,国家就这么点本钱,所以我们要负责到底。”他要求大家“干字当头,亲自动手,发愤图强,勤俭办院。”还要注意团结,在新地区与地方搞好关系。

   523,工程兵工程系第一批学员从哈尔滨出发,三天后到了西安的青华村。刚放下背包,稍事休息,就奉命下乡帮助人民公社收了10天麦子。6月中、下旬,第二批、第三批人员36车皮的物资先后抵达西安,迎着关中平原几场喜人的夏雨,哈军工人走进满目黄土的青华村。

   根据国务院的命令,工程兵副司令员孙超群少将兼工程兵工程学院的院长,李基少将为副院长兼院务部部长,薛克忠少将为副院长兼训练部部长,后升任政委。孙超群是安徽阜南县人,李基是湖南平江县人,他们都是老红军。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三章 (三)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薛克忠将军

   

   薛克忠,山西洪洞县人,生于1914年。193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在太岳军区陈赓麾下,解放战争时曾任二野四纵十二旅旅长。抗美援朝时为志愿军十九兵团副参谋长,志愿军工程兵指挥所司令员。唐凯调北京后,薛克忠接任哈军工工程兵工程系主任。在哈军工的时候,薛克忠的艰苦朴素作风就远近闻名,住在小红楼,自己种菜,常常看到他挽着裤脚,挑起粪桶,为菜苗上肥。1959年,欧阳昌宇带领第二期学员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进“自行舟桥”的毕业设计;一天傍晚,薛克忠突然身着便装,“微服私访”,由系秘书陪同找到学员宿舍;欧阳昌宇吃了一惊,主任怎么会不声不响地出现在简陋的宿舍里?薛克忠阻止欧阳,别向厂方声张,他说:“只许你和学员住在一起,就不许我来看看?”检查完工作,天色已晚,薛克忠让学员们腾出一个上下床,当晚他和秘书就与学员一起睡在那个宿舍里,次日一早乘公共汽车,悄然离开长春。

   现在由薛克忠主持工程兵工程学院的建院工作,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自然不言而喻了。关中大地的干燥热风把他那布满皱纹的脸膛吹成了古铜色,1000多人的队伍,千头万绪的工作,都得靠他拿主意。摆在大家面前的困难是一清二楚的,教学大楼尚没动工;尚未封顶的学员宿舍,18平方米的房间只能放5张双层床,两张课桌,总要有一个同学睡在课桌上。更难的教员的宿舍问题,两口子要是没孩子,就分开重过单身生活;20平方米的简易平房住四家人自然都是女的,男的夹着被子自己找别的土屋对付去。四户老少十来个人挤在一起,每户只有一个床位,孩子多的只好在床边加块木板挤着睡。天晴时,家家在室外做饭,下雨可就惨了,室内满是煤烟,妇女们都成了黑脸包公。薛克忠以身作则,住得比别人还差,后来实在没办法,到青华山下的大陈村、小陈村租老乡的房子住,好一点的牛棚、马棚也收拾干净,中间挂上块塑料布,住两家人。

   没有教室、没有桌椅,学员们就背着书包,提着小凳,抬着黑板,到板栗树林中,选个有树阴的地方上课,一堂课当中,还要随着阴影的移动,跟着太阳,调整一下位置。

   随系西迁的老教师高步昆、殷之书、林循经、董涤新、王仁权等人和年轻教员一样,保持着当年在哈军工时那么一股子干劲,绝不因年纪大而落后。

   针对创建初期百事待举,困难重重的情况,院领导突出地抓“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团结一致、勤俭办院”的教育,强调上级抓下级,层层严要求;强调“带”与“练”,“带”就是以身作则,首长带部属,教员带学员,老同志带新同志;“练”就是身体力行,在实践中千锤百炼。各级领导、教员和党员的模范作用成了作风培养的样板和带领广大群众的无声命令

   薛克忠是全院公认的第一面红旗。学院中不少同志说:人家薛政委是将军,住的是跟我们一样的简易平房。口粮不够吃,跟我们一样“瓜菜代”,到西安市办事开会,跟我们一样挤大卡车,迎风站在大箱板上。建院劳动、生产劳动,汗水与我们淌在一起,却挑着比我们重得多的担子,我们生活苦点,还能说什么呢?

   学员们一提起专科主任张继湘,都赞不绝口,说他对学员要求特别严格,不仅要求思想好、学习好、身体好,还不许抽烟、喝酒、谈恋爱。同时对学员又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思想有疙瘩帮着解,生病把病号饭送到床边,学习有困难的陪伴着复习到深夜。他是残疾军人,却坚持同大家一起出操、上课、劳动。他有个儿子在学院读书,毕业分配时,他坚持把儿子分配到西藏军区,毕业学员谁还不争着到边疆、海防去!

   从哈尔滨南岗那两排住过陈赓大将的简陋小平房,到西安青华村住着薛克忠将军的低矮昏暗的土坯农舍,记录着中国国防科技教育史那壮丽乐章中的最强音。正是这些老哈军工人,把我党我军光荣传统的薪火,把哈军工精神,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工程兵工程学院年鉴》,19986月。)

   

   最后搬迁的防化系占了距离近的便宜。原计划搬迁到西安,做了半年的认真准备工作,19618月突然接到军委通知,改迁长春,于是,1000多名干部、教员和学员分两批,在刘君杰的带领下,夕发朝至,77节车皮也顺利安全抵达。搬迁中防化系多带了点实验桌柜和绘图板,刘君杰在搬迁工作汇报中还专门为此向哈军工做了检查。

   四个系搬迁时,每一批人员离哈,学院主要领导都轮流去火车站送行,防化系最后一批人员启程时,刘居英到火车站,与每位领导、教员握手道别,他和钟玉征教员开玩笑:“你还想不想回军工呀?”钟玉征笑答:“怎么不想?军工是我的娘家,想回就回!”大家一齐笑了起来。

   防化学兵工程学院在长春市康平街胜利公园后面的第二政治干校落脚,最大的问题仍是房子太少,不少教授只能分到8平方米的小屋住。

   在四个工程系分建的同时,哈军工还帮助空军、海军、炮兵各筹建了一所培养维护和使用技术人才的导弹工程学院。

   后面还将谈到,海军工程系的5个专业和空军工程系的2个专业于1962年调整到海军和空军。至此,新中国成立后我军第一次高等技术军校规模空前的大调整,耗时两年,顺利结束。

   从哈军工这个母体上先后分出17个专业和数千名干部、教员和学员,这些哈军工人带着母校的光荣传统,在新的土地上艰苦创业,经过两年多困难的初创期,终于站稳了脚跟,在这些带着哈军工基因的院校中,陈赓大将的教育思想开花结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