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三章 (二)  

2009-05-10 07:5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16月,张爱萍副总参谋长到西安检查炮工的基建,感到校址不符合军委的要求,而且水源不足,难以长久维持,加之陕西省对这么多部队院校走马灯似的来西安建校颇有意见,军委遂决定停止炮工的营建,重新安排炮工的校址。

 

       《哈军工传》连载: 第五十三章 (二)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迁往南京后的炮兵工程学院领导(左起:贺振新、孔从洲、廖

成美)

   

   说来也巧,当时位于南京中山陵风景区一隅的总高级步兵学校奉命撤销,校园中还有一家南京高射炮学校,炮工挤得伸不开腿,高射炮学校宽敞得可以满地打把式,军委决定让两家对调。

   19628月,对调命令下达,9月,炮工完成了从武昌、沈阳和西安三地的大搬迁。含家属在内的5449人,4790吨物资,用了货轮9艘,大型客轮3艘,火车皮100个,水路并进,浩浩荡荡,东迁南京。进入孝陵卫200号的校园中,人们第一个感觉是:啊!这么大,这么美的校园呀!

   炮兵工程学院终于结束了三地办学的艰苦阶段,进入一个平稳的发展时期。

   (《华东工学院校史资料》,1986年。)

   1962年底的一天傍晚,人们发现孔从洲院长住的501栋楼下来了一辆小轿车,警卫人员也陡然增多。那天,在南京视察的毛泽东突然造访亲家孔从洲,在孔家吃了一餐晚饭,毛泽东与孔从洲交谈甚欢,他希望孔从洲“总结一下共产党办高等技术院校的经验”,临离开时,毛泽东还下厨房和炊事员握手,表示感谢。这大概是毛泽东惟一一次踏足与哈军工有渊源关系的院校。

 

   装甲兵工程系的搬迁是在许光达司令员的直接指挥下,早早就动手筹备了。筹委会主任为装甲兵司令部副司令员贺晋年少将,副主任三人,即曾任第一坦克学校校长的王振祥少将、曾任第二坦克学校校长的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林彬少将和哈军工的徐介藩主任,筹建班子力量之强足见装司的重视程度。

   19602月,徐介藩和装司军务处长密亚光带领哈军工陈用、陈贵耕等干部去西安选择校址。选了几处不是没有电,就是交通不便,或地下有流沙,最后相中灞桥邵平店的一大块麦地。但陕西省委不同意。徐介藩一行返回北京搬救兵,请贺晋年到西安走一趟。贺晋年马到成功,省里同意把邵平店批给装甲兵工程学院。

   徐介藩等人在西安把筹备处建起来。那正是经济困难时期,饥一顿,饱一顿,常常吃点面糊糊对付一下,大家每天靠两条腿四处奔波,直等到下半年割完麦子,才买了地,搭起帐篷。

   陈贵耕仔细看看土坡上的一眼旧窑洞说:“这个洞洞可以作为会议室嘛。”于是又向公社买下这眼窑洞和一口井,筹建指挥部才算有了个办公点。当时吃饭、喝水都十分困难,徐介藩年纪大,体质差,也跟年轻人一样摸爬滚打,黄埔老将锐气不减。

   1961年初,哈尔滨正是滴水成冰的寒冬,装甲兵系开始往西安调运教学设备,全系人员精神抖擞、不畏困难。坦克汽车发动机教研室副主任黄庆华一马当先,主持拆迁实验室设备,繁重的劳动,过度的疲劳,累得他胃部大出血,同志们及时把他送进医院抢救才脱险。

   首次军列刚刚驶离哈尔滨不远,在双城堡突遇狂风,车上的篷布被吹裂,等到火车在双城堡站停下,押车的同志们全体出动,在5分钟内,不顾一切地把篷布重新捆绑好。冻得发抖的押车人回到货车里,开始了艰难的旅程。大家席地而睡,凛冽的寒风袭来,夜不能寐。专列走走停停,大家常常饿肚子,好容易碰到一个兵站才能喝上点热汤。那时候,肚子是个无底洞,人们见到什么都是好吃的。就这样连续三天四夜,装甲兵系的大型设备平安运抵古城西安

   装甲兵系第一批干部、教员和家属乘坐闷罐车,经过两天三夜的颠簸,来到西安灞桥邵平店。数九寒冬,关中的冷风灌进刚刚搭建的临时平房里,这平房就是宿舍兼教室。器材设备不能放在野外,人们七手八脚搭了个大工棚,作为器材设备仓库。房子实在不够用,只好把学员分到几个地方上课,除了灞桥,基础课弄到临潼中学里上,学员临时住进一个下马的铁厂里,四年级的学员则留在北京长辛店的槐树岭,在装甲兵研究院借读。家属大多散住在邵平店的老乡家里。

   大跃进之后,富庶的关中平原已在天灾人祸中变成了穷窝窝,生活极为困难。多数教员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每天12两毛粮,缺油少菜,鸡蛋都难得一见。有小孩的家庭就更困难了。浮肿病和慢性肝病在全国大流行,也没放过邵平店里的哈军工人,人们的体质越来越差

   尽管生活艰难,大家依然乐观,以苦为荣,坚守岗位。为保证教学工作不中断,教员们每天骑着破自行车在黄土飞扬的土路上奔波数公里,给学员们上课。晚上,人们自觉地赶到基建工地上,参加劳动。从首任院长王振祥到第二任院长沙风,都带头下工地;年届花甲的副院长、哈军工的老主任徐介藩和普通战士一样,一身旧军服,满脚泥水地挑砖送瓦,忙个不停。人们都有公认的精神支柱:要以当年创建哈军工的那股劲头来创建新学院,以纪念逝世的陈赓老院长。

   1961年夏天,装甲兵工程学院一边建房子,一边招生。教员不够,刚刚毕业的第四期学员有三分之一留校任教。刘世参、何博泉等毕业学员在北京南口坦克修理营实习了一个多月,一声令下,钉好木箱,直奔西安灞桥报到,投入建院的洪流之中。

   828,在“艰苦奋斗、团结建院、边建边训”的口号下,学院正式开学,从此中国装甲兵开始了独立办大学,培养高等工程技术干部的历史。

   (《装甲兵工程学院院史资料》,1991年。)

   1960年,工程兵工程系的分建成为军委工程兵司令部的头等大事,在陈士榘司令员的指挥下,成立了工程兵工程学院筹委会,由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徐德操少将为主任,政治部主任李良汉少将、特种工程指挥部后勤部长李基少将、哈军工的薛克忠主任、工程兵器材部部长唐健伯少将四人为副主任。年初,工程兵工程学院的院址拟设在北京十三陵附近,后因为风景区不宜建院而放弃。3月,工程兵黄志勇政委和徐德操副司令员、廖述云副参谋长到西安勘察,看中西安市西南36.2公里处的丰峪口,军委审批后同意。那时的指导思想是靠山建院,利于防空,二不多占耕地。工程兵领导与陕西省委商定后,把院址确定在长安县丰峪口附近的青华村。

   筹委会调兵遣将、紧张工作,春天就开始调配和培养师资,暑期组成了助教队,分别送到哈军工对口的基础教研室中学习,培养基础教员。采购仪器、设备和材料的人最辛苦,买不到车票,就在火车上站一两天;住不上旅店,就在火车站里过夜。到19617月,为新学院采购了230多万元的仪器、设备。

   工程兵工程系是继装甲兵工程系之后,第三拨搬迁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