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六十六章 (三)  

2009-12-23 08:4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居英听罢,一拍桌子说:“我们做得对呀,这个学员是个好学员,怎么不加核实就散发这种耸人听闻的东西?”

    三个人商量了半天,定下两件事,一是让张衍马上给谢有法政委打个长途电话,汇报此事,请谢政委对会议材料中列举的人和事做进一步核实;二是找主持会议的刘志坚副主任澄清事实,提点意见。

    当晚,张衍拨通了哈军工的电话。谢有法对长沙会议上加大批判哈军工的力度感到突然,他说:“我开会的时候主要是推广长沙政治干校突出政治的先进经验,当然也批评我们军工以教学为中心是‘四个第一’不落实,但是没有散发这样的材料呀,我明天马上组织人调查核实,两天之内就打电话告诉你。”

    张衍放下电话,心情郁闷地走到室外,仰望满天星斗和一弯残月,深邃莫测的夜空没有给他任何答案。他不明白,哈军工一直紧跟上级,努力“高举”和“突出”,但是本着“两不误”的精神,不改变“以教学为中心”的办学宗旨,这有什么错呢?夜风中,他感到头脑发涨,胸口发闷,找了一个石凳坐下,痛苦地闭上迷惘的双眼。

    第二天上午大会开幕,刘居英三人走进了会场,明显感觉到人们投来的异样的目光,一些老熟人不是有意躲开,就是故作客套地应付两句,如此气氛之下,刘居英和张衍会意地相视一笑,然后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面色冷峻地望着大会主席台。

    大会的主持人作了主题报告,在赞扬长沙政治干校“各门政治、军事课程,一律以毛主席著作作为基本教材,把教好、学好毛主席著作摆在教学工作的首要地位”之后,开始批评哈军工“以教学为中心”是把“四个第一”变成了“四个第二”,只突出教学,不突出政治,不突出阶级斗争,对资产阶级影响抵制不力。主持人毕竟在哈军工做过“调查”,他绝不是笼统地批评哈军工,而是举出实例,让你哈军工不得不服气。

    “就说政治学习吧,长沙政治干校以95%的时间学政治,军工是技术院校,当然不要求学那么多,但是军工上报的政治学习时间占10%,据我调查只有8%嘛,这是什么问题?把政治摆在什么位置?学院里干部子弟谈恋爱问题很严重,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向党夺权,阶级斗争问题很严重咧……”

    那份关于哈军工的调查报告以及主持人的大会报告,把哈军工变成众矢之的,为哈军工“陪绑”的还有三所院校:南京炮兵工程学院、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和长沙工程兵学院。

    南炮工本来就是从哈军工分建出去的,“出身不好”,“根子不正”。南炮工这次来了四位代表:院长李仲麟少将,政委廖成美少将,副院长祝榆生大校,副政委冷新华大校。祝榆生是老哈军工人,他亲热地和刘居英三人打招呼,并不去理会什么政治气氛的变化。

    刘居英、张衍、张文峰一肚子气地回到招待所。

    “今晚上就去找他!”张衍喝了一大杯凉茶水,喘着粗气说,“刘院长,我看先由我一个人去和他谈。”

    “好,你先去!”刘居英赞成道,“今晚一定要找他申辩,太不像话了!”

    晚上,张衍通过秘书,请求接见。显然,谈话的气氛很不好,大会主持人听说张衍要提意见,冷冷地甩出一句话:“我报告中讲的那些都是经过周密调查来的,谁揭发的,我都有记录,你们应该清楚嘛,你张主任如果说不对,以后证明是你错了,哼哼!你要负责任哦。”

    张衍据理力争,一条一条申辩,尽管对方不耐烦听,他还是把该说的话说完,这才心情沉重地走出房间。

    翌日下午,大会简报出来了,刘居英一看,脸色就沉下来,他对张衍和张文峰说:“看看吧!昨天晚上老张提的意见照登不误,而且是和那个调查报告对比着登,这里还有按语呢。”

    “这分明是整人嘛!”张衍气愤地说:“怎么可以用简报来引导大家批判军工呢?”

    大会决定延长一天,专门批判哈军工“有错不认错”的问题,并责令哈军工领导回去整风。

    在各个分组讨论会上,奉命“声讨”的人们对哈军工这个活靶子大加挞伐。

    “军工花了那么多钱,没有办好!”

    “军工不突出政治,不老老实实检讨,还想狡辩!”

    “军工态度不老实,与军委唱反调,对林总的指示阳奉阴违!”

    “四所不突出政治的院校,军工是第一,同长沙政治干校这面红旗形成鲜明对照,这对我们的教训很深啊。”

    也有说公道话的,军事学院的副院长刘忠中将就仗义执言:“军工办得不错嘛,在全军全国都有名,有点错误也不要这么批啊。”

    “四比一”的说法迅速传遍会议,成为与会代表议论最多的话题。

    “由他们说去吧!”张衍坦然道,“我们洗耳恭听。”

    “走,咱们回房间打扑克去!”刘居英已看透了这次会议的目的,他索性来个自我放松。

    那三所院校的代表暗暗佩服哈军工领导敢于叫板,据理申辩。他们嘴上不说,心中支持哈军工。四家难兄难弟,见了面都话中有话地聊上几句。

    会议闭幕时,叶剑英元帅从北京赶到长沙,为大会作总结报告。

刘居英瞅准叶帅房间没有别人,去找叶帅诉苦:“叶帅呀,我看我这个院长没法子干了,按现在这种调子,军工还能办得下去吗?为什么这么整军工呢?”

    叶剑英微笑着,喝口茶,认真地听刘居英说话,最后安慰道:“你别光听他一个人的,开完会再说吧。军工学院可一定要办好噢!”

    叶剑英的大会总结讲话,没有批评哈军工一个字。

 

      《哈军工传》连载:第六十六章 (三)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20世纪60年代,张衍将军在哈军工的全家福

 

    深秋的岳麓山,已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湘江,碧水如带,静静地向北流淌,似乎为北上的三位哈军工领导人送行。会议一结束,刘居英三人立即上了火车,返回小雪飘飘的哈尔滨。张衍窝火憋气,嘴上长满了火疱,一回家就病倒了,住进了医院。

    (访问刘居英、张衍、张文峰记录,2000~2002年。)

    不久,全军第十次院校会议的文件下达了,半年前,以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好而闻名全军,在全国也声望极高的军事工程学院,一夜之间变成全军一百多所院校中政治最“落后”的单位之一。

    “四比一”的政治结论深深刺伤了哈军工人的心。

    刘居英在党委会上汇报了会议的情况,大家愤愤不平,谢有法尽力平息大家的怨气,最后党委商定再起草一份给总政的报告,对那份未加核实的“调查报告”所列举的事再作书面申辩。

    “四比一”这桩历史公案发生在林彪爬上权力顶峰,中国政治形势急剧变化的前夜,这是时代的产物,不是哪一个人可以左右的。刘志坚作为总政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必须坚决执行上级的指示,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当时他对哈军工的一些做法有失公道,这也是不争的事实。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一个人能够尊重历史,实事求是而不是文过饰非地对待自己,坦坦荡荡地把是非功过留于世间,任凭后人评说,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邓小平曾说过,对我的一生,如果说三七开,我就很满足了。这就是伟人的胸怀。

    历史老人常常和人们开一点小玩笑,“四比一”这桩历史公案发生之后的35年,即1999年夏天,中央军委命令组建新的国防科技大学,当年“四比一”的“红旗”院校并入哈军工的后继者国防科技大学,成为新的国防科技大学的政治学院。当年“四比一”的两个对立面终于在新的历史时期融合为一体了。

    岳麓山依旧巍峨苍翠,湘江水依旧滚滚北去,当年为“突出政治”而鼓噪的那些假话、大话、空话、套话和混话,恍若隔世之语,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而在“四比一”历史公案的发生地古城长沙,在那所哈军工南迁后的大学里,军旗更鲜艳,战歌更壮美。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