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第六十六章 (二)  

2009-12-22 08:3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菊飘香的季节,一场学习和贯彻毛主席与毛远新谈话的政治活动在十所国防科委院校中全面展开,并迅速波及全国的高等院校,“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成为1964年秋中国教育界响彻云霄的主旋律,新中国的教育史从此开始书写一页极为独特的不幸篇章。

    1964年的夏秋之交,有一个人忧心忡忡地关注着中国风起云涌的政治形势,关注着哈军工,此人就是陈毅元帅。

    新学期一开始,哈军工开展了一场反对不良倾向的运动,集中批判各种自由主义。导弹工程系有一个学员在日记中写着:“陈毅讲红与专,完全是和林彪的突出政治、四个第一相对立的。”这个对政治敏感的学员自然难脱干系,挨了一顿批判。这件事使陈丹淮感到一种莫名的忧虑,一连几天他都心事重重,闷闷不乐。正好女同学张延忠(九九)从北京回校,她告诉陈丹淮,你父亲身体不好,正在西山休养。陈丹淮更加坐立不安,就向系领导请了假,回家探视父病。

    陈丹淮一进门,看见父亲正在厅里散步。

   陈毅突然见到儿子,不禁一怔,奇怪地问:“咦!你怎么回来了?”

    “听九九说你病了,”丹淮脱下军帽,满脸流汗地说,“我特地请假回来看你。”

    陈毅顿时大喜,眉眼绽笑,拉着儿子向房间里走,一边大声喊道:“张茜,张茜!”

    张茜慌忙往外走,边走边问:“又出什么事了?这样大喊……”迎面猛地看到儿子,也是一愣:“你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陈毅抢着说:“小丹回来看我的,听说我病了。”他又仔细端详着儿子,感慨地说:“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晚上,陈丹淮陪着父亲散步,陈毅关切地问起学院最近有什么活动,教学搞得怎么样,院首长好吗?

    丹淮淡淡地说:“抓阶级斗争,正在开展反对不良倾向运动。”他把自己的困惑说出来,“有人说你讲的红与专和林彪的四个第一、突出政治不一样。”

    陈毅扬起眉头,颇感兴趣地反问道:“那你是怎么看这件事的呢?”

    丹淮把握不定地说:“我觉得你们两个都对,你讲的红与专,我同意,不能都当政治家,也不能没有政治方向。林总讲的四个第一、突出政治是中央同意的,我也接受,这也是在强调理论的作用。可是这两个说法放在一起,就让人觉得不协调,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了。”

    陈毅笑了:“你倒是说实话。你要知道有些问题在中央也是有争论的,今天你提的问题,我也不能讲清楚,也不是简单就能讲清楚的,有些事情需要用时间来证明的。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你们当学生的,搞科学技术的,各行各业都要红专结合,才能更好地为国家服务。”

    丹淮点了点头,但心中的忧虑仍然没有解开。父子俩静静地走了一会儿,忽然,陈毅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丹淮站住,怔怔地望着父亲。

    陈毅又笑了,笑声中充满豪迈之气,夜风里的陈毅像一尊石雕,他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我对自己是有信心的,你们也要有信心,不要担心。”

    以后,陈丹淮再没有和父亲谈过这样严肃的话题,但是他从此牢记两条:对父亲有信心,时间会证明一切。

    (陈丹淮:《记忆中的父亲陈毅》,《新世纪党建》,2003年第1期。)

 

       《哈军工传》连载:第六十六章 (二)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64年春节,陈毅一家在成都。前左起:陈毅、张茜、姗姗;后左起:昊苏、小鲁、丹淮

 

    1964年7月,总政治部树了一个全军院校的样板——长沙第二政治干部学校。岳麓山下这所培养部队中层政工干部的学校,被誉为“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的冶炼革命干部的‘熔炉’”。《解放军报》社论《向长沙政治学校学习》中宣传这所学校的基本经验是“把宣传、学习毛泽东思想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坚持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把教学效果落实到兴无灭资、改造思想和培养三八作风上”。这所“只学毛著,其他都不学”的学校成为“全军学校的一面红旗”。

    长沙放了一颗大号“卫星”,震动全军。深居简出的林彪喜上眉梢,这是特别合他心意的一件事,他指示秋天在长沙召开全军院校政治工作会议,现场学习长沙政治学校的先进经验。

    9月20日,谢有法代表哈军工参加了这次会议,18天的会议刚完,又接着在长沙召开全军第十次院校会议,这次是刘居英、张衍、张文峰三人参加。

    好像是接力赛跑,谢有法是第一棒,他从长沙返回,10月10日,在北京的总参招待所和刘居英一行人碰头。

    “我们这次立了一功!”谢有法一见到刘居英三位,乐呵呵地报告好消息,“总政把我们整理的主席与远新的谈话纪要拿到会上传达了,大会很重视呀。”

    张衍接过话说:“毛远新再三让我们别扩散,主席是不同意扩散的。”

    谢有法没有理会张衍的话,依然兴奋地说:“大会决定把这个谈话纪要作为院校工作的指导思想。”

    谢有法的好消息并没有激起刘居英和张衍的好心情,张衍淡然道:“立什么功?不批评我们就不错了!”

    谢有法一头雾水:“批评什么呀?”

    刘居英望着窗外,有点心神不宁地说了句:“总长讲了,哈尔滨军工的一套,不把群众充分发动起来是打不破的……”

    谢有法张了张嘴,愣了半晌没吭声,大家都沉默着。四位领导人似乎有什么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心里堵得慌,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什么来。

    刘居英三位与谢有法分手后,匆匆南下,直奔长沙。下了火车,急匆匆赶到会场,向会务组报到,领取大会资料。

    “先休息一下吧!”会务组的一位干部很客气,领着刘居英三位到房间去。

    刘居英放下手提包,往床上一倒,闭目养神;张文峰去找开水泡茶;只有张衍忙着打开大会发的文件袋,想看看有些什么会议资料。

    “哎呀!”张衍低声惊叫,目光凝聚在一份资料上,他屏息静气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把房门关好说:“刘院长、老张,快,你们快来看看,点我们的名啦!”

    刘居英一骨碌爬起来,和张文峰凑上来,伸着脖子看张衍手中的资料。

    标题是几个黑体字:《关于军事工程学院阶级斗争反映的调查报告》。

    “看这一段吧,”张衍小声念道,“……有一个学生要杀毛主席,学院党组织认为该学生可以入党,院领导讲,这样的人不入党,谁还能入党……”

    “这是怎么回事?”刘居英把军帽摘下,往床上一甩,气呼呼地问。

    张文峰说:“这里还有呢,409实验室是个烂掉的单位,院财务部问题严重……”

    “唉!”张衍把资料放到桌子上,沉重地叹道:“点名批评也该打个招呼嘛,再说这里举的十多个例子也应该核实核实,并不准确呀!”

    刘居英抓过那份材料翻了一阵,又甩回桌子上,拧着眉头说:“真岂有此理!收罗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不找我们核实?这样的材料在全军大会上散发是不严肃、不负责的嘛!”

    “尤其这条什么‘想杀毛主席的学生’,”张文峰插话,“听起来让人全身发毛,这叫耸人听闻。哪有这么整材料的?谁说过‘这样的人不入党,谁还能入党’的话啦?”

    张衍脱下军装,擦了一把汗,愤然道:“这件事我清楚。三系有个学员一直表现很好,这几年大学毛著,思想很受教育,在向党支部提出入党申请时,他主动交待自己在中学时代从小说上看到‘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这句话,头脑里突然出现过奇怪的一闪念,谁要是杀了毛主席,一定能遗臭万年,出个大名。他经过几年来的毛著学习,越来越认识到毛主席的伟大,也越来越认识到自己当时那一闪念是多么反动和危险。他向党支部表示,一定要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彻底改造世界观。汇报完后,这个学员还写了一封血书:永远忠于毛泽东。学员队党支部经过研究,认为这是他主动交待的问题,而且认识也比较好;然而‘想杀毛主席’的念头非同小可,虽说当时只是个小中学生,也必须严肃对待,加强教育和考察。后来见他表现仍然很好,而且不断进步,就准备把他列入党的发展对象,便向系政治处汇报了他的情况。系政治处认为,‘想杀毛主席’尽管是中学时的一闪念,也是个严重问题,指示学员队要进一步教育和考验。又过了很久,学员队和系政治处经过反复审查、考察,认为这个学员确实表现不错,我们不能一成不变地看一个青年,抓住一个当时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的胡思乱想不放。于是准备把他列为党的发展对象,并向院政治部作了汇报。政治部也认为要慎重对待,不能轻率发展,直到他快毕业时,才同意把他列为发展对象。这个学生毕业后在单位上表现也很好,这就是基本事实。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