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老藤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哈军工第11期毕业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四章 (四)  

2009-11-17 09:0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年的暑假前夕,根据毛泽东年初和毛远新谈话时的指示,学院决定让63级500多名学员前往绥化、双城、阿城、呼兰等县的农村人民公社劳动锻炼,63级学员踊跃报名,争着去农村,但每个班只能批准一部分学员,去不了的学员不免心情沮丧。李懋之召集各系领导开会,具体落实学员下去的准备工作。学院同时又与大庆油田联系好,将派出一部分学员去大庆参观学习。

    7月24日,被批准下农村和去大庆的学员们已经打好了背包,整装待发。说来也巧,正是这一天,罗瑞卿总参谋长来到哈尔滨,他在哈军工听学院领导汇报工作时知道了这件事,当即泼了一盆冷水:“放假就是放假,搞什么劳动锻炼,赶快停止。”

    罗总长一句话,让准备下农村、去大庆的学员们大失所望,重新解开背包,买火车票回家了。罗瑞卿回到市里下榻处,又给学院领导来电话:“要让学员好好过暑假,吃好、玩好、休息好,精力充沛地搞好学习。”张衍急忙派人去大庆道歉,因为大庆油田已经做好了欢迎哈军工学生的准备工作,作为应急办法,学院临时派了一批年轻教员去了大庆。

    开始放暑假了,除了参加横渡松花江的学员还留在学院里,大多数学员都回家了,偌大的校园顿时显得安静冷清起来。

    7月31日上午,学院广播台的喇叭突然响了,通知留院学员紧急集合,当笔者和同学们一起赶到文庙图书馆东侧马路上的时候,惊喜地发现了朱德委员长、董必武副主席在刘居英、谢有法、张衍的陪同下,离开海军工程系,沿着大操场西边的马路,信步向图书馆的方向走来。朱老总和董老都身穿浅灰色半旧的中山装,拄着手杖,频频向夹道欢迎的学员们招手致意。时隔7年,朱老总第二次来到哈军工,这次他约上董老和王维舟,在夫人康克清的陪同下,一到哈尔滨就驱车进了军工大院。

    站在欢迎队伍中,笔者看到朱老总长满老人斑的脸上漾着温和的笑容,眼睛里湿漉漉地流露着慈爱亲切的波光,董老的两眼笑成了一条缝,下巴稀疏的白胡子抖动着。激动的学员们使劲鼓掌,两位老人家不时停下来,看看这群可爱的孩子们,轻声细语地和院领导谈几句。据说朱德和董必武一起结伴外出时,常常互相谦让一番,董老说:“老总先走。”朱老总摇摇头说:“不行啊,你是进士。”“你是第一元帅。”“你是一大代表。”让了半天,两人只好彼此相扶,一道往前走。这次在军工大院里,两人还是互相照应,时前时后,你等着我,我等着你,拄着手杖,迈着缓慢的步子,徜徉在这绿树红花的军工大校园之中。

    朱德和董必武视察了空军、海军和导弹三个工程系的专业实验室,又去看了学员的食堂和宿舍。是年朱德78岁,董必武79岁,两位年届耄耋之年的革命元戎,为什么对哈军工如此钟爱?这不仅仅因为他们的儿孙在这所大学里学习,最重要的这是他们“自己建立”的大学,他们一生的苦苦追求就是民族复兴,国家强盛,而军工的莘莘学子是他们的希望所在。所以,两位老人家摸摸学员们的床铺,尝尝学员们的饭菜,比他们游览名山大川还惬意,在军工校园里慢慢溜达、信步走着,看着一座座高大雄伟的教学大楼和年轻人的矫健身影,他们舒心开怀,似乎又回到自己的青年时代。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四章 (四)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朱德和董必武在哈军工

     离开军工之前,朱德和董必武在俱乐部门前与院、部、系所有在家的领导干部合影留念,朱德注意到不穿军装的张述祖教授,特意握手问候,张述祖站在最后一排,留下他生前最珍贵的纪念照。

    8月,叶剑英元帅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张鼎丞先后来到哈军工。

 

                 《哈军工传》连载: 第六十四章 (四) - 老藤 - tengxuyan 的博客

 1964年8月,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视察军工学院(左起:谢有法、叶剑英、岳劼毅)

 

    这一年,叶帅跑遍全国,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大抓全军的军事训练,劳累过度,人很消瘦。他穿着一身旧军装,光着头,没带军衔,一到军工就看“兴风作浪”等重点实验室,不管走到哪里,只有一两位院系领导陪同,绝无前呼后拥的景象。在风洞实验室中,岳劼毅教授介绍风洞群的工作特点,叶帅左看右看,一定要弄懂不同型号风洞的区别。在导弹陈列室里,他听完袁树范教员介绍各种技术问题后,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与几位“教练队”的教员闲聊。天气很热,叶帅解开衣服扣子,敞着怀,像一位农家的老爹爹和孩子们说家常。袁树范是中尉军衔,和共和国的元帅促膝谈心,一点也不觉得紧张。袁树范说,我们的某型地地导弹射程才几百公里,太近了。叶帅不以为然,他说,那也是了不起啊,等于一下子把我们国境的安全距离向外推出几百公里,1954年达赖喇嘛进北京,向毛主席感谢和平解放西藏,毛主席说,我要感谢你呀,要不是和平解放西藏,中国的西南边境可能还在金沙江呢。当然,我们一定要搞出打得更远、更准的导弹来。

    听过院领导的工作汇报后,叶帅亲切接见了院、部、系的领导干部,他勉励大家发扬成绩,克服弱点,努力做好工作。谈到全军大学郭兴福教学法时,叶帅充分肯定哈军工树立的张金槐等标兵,他说:“军工是高级技术院校,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自然和连队不一样,出成果、出人才是你们的硬任务,有利于完成这个光荣任务的经验都值得重视,值得推广。”

    叶选宁听说父亲来了,忙去院办和叶帅见了面,刘居英说:“选宁啊,你今天就跟着叶帅吧,好好说说话。”

    1964年,著名的“将军外交官”伍修权也来哈军工视察。

    “文革”前,共有50多位党中央及军委首长来哈军工视察,有的首长来过多次。如果单从军队的视角上说,共和国十元帅中只有罗荣桓和徐向前,十大将中只有徐海东、肖劲光、王树声、张云逸,他们因病或其他原因没有机会来哈军工。迄今为止,半个世纪过去了,还没有哪一所军事院校像当年的哈军工那样,受到中央首长如此厚爱和关怀。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